首頁>工作動態>理論研討

有效處置化解存量 強化監督遏制增量 對實事求是運用“四種形態”的思考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發布時間:2020-04-30

  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強調,實事求是運用“四種形態”,精準把握政策策略,嚴格規范工作程序,依規依紀依法行使職權,實現政治效果、紀法效果、社會效果相統一。

  “四種形態”是我們黨一貫堅持的懲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針在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實踐中的具體體現和創新發展,是管黨治黨的重要手段和政策策略。當前,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履行監督第一職責,實事求是運用“四種形態”,有效處置化解存量,強化監督遏制增量,取得良好效果,但也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2020年第一季度,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接收信訪舉報62萬件次,處置問題線索32.7萬件,談話函詢7.4萬件次,立案10.4萬件,處分9.3萬人(其中黨紀處分8萬人)。全國紀檢監察機關運用“四種形態”批評教育幫助和處理共33.2萬人次。其中,運用第一種形態批評教育幫助23.6萬人次,占總人次的70.9%;運用第二種形態處理7.4萬人次,占22.4%;運用第三種形態處理1.1萬人次,占3.2%;運用第四種形態處理1.2萬人次,占3.5%。

  將2020年第一季度的數據與2018年、2019年同期數據相比較,全國紀檢監察機關運用第一種形態的比例逐年上升,運用談話函詢處置問題線索的數量也在逐年增加。

  實踐中存在的一些問題

  理解認識存在偏差。有的紀檢監察干部對“四種形態”的內涵要義理解不深,沒有深刻認識“四種形態”的政治功能,有的片面強調“四種形態”的從輕、減輕處理,從嚴要求、從重處理未得到充分體現和落實。少數紀檢監察干部不善于從政治上看問題,對本地區本部門的政治生態研判不夠,對具體問題的分析和把握政治聚焦不夠。有的地方刻意追求各形態之間的比例關系,將“四種形態”機械理解為簡單的比例關系。

  第一種形態的監督效能還需進一步釋放。有的黨委(黨組)管黨治黨主體責任意識不強,認為運用“四種形態”特別是“第一種形態”是紀檢監察機關的事,沒有經常進行談話提醒、紅臉出汗。有的紀檢監察干部在工作中仍然圍著線索和案件團團轉,重辦案輕監督的慣性思維根深蒂固,在運用監督方式尤其是運用第一種形態上,把握政策策略不到位,工作方法籠統簡單。如,個別基層紀檢監察干部對談話函詢方式處置問題線索的意義認識不深、站位不高,認為談話函詢就是開展簡單的約談、函詢,對提醒談話、誡勉談話不加區分,對什么問題運用談話什么問題應該函詢把握不準,選擇方式隨意性較大,缺乏針對性,效果不明顯。再如,有的紀檢監察機關在談話函詢后,沒有及時進行后續跟蹤了解,沒有對結果進行核實印證,存在一談了之、一函了之現象。

  形態運用需要更加精準。一些基層紀檢監察干部反映,對于“四種形態”中各種形態的相互轉化缺少客觀具體標準,不同地區對于相似案件的處理結果有一定差異。一些地方運用第二、第三種形態不平衡、不到位,對案件缺乏綜合研判,對形態運用邊界和對應內容把握不統一,在形態轉化時經常搖擺不定。有的干部未能準確區分不同違紀、違法行為之間的界限,在認定違紀黨員干部的主觀態度以及影響處分輕重的情節時,對于什么是認錯悔錯態度好,什么是情節較輕、情節較重、情節嚴重,裁量尺度不一。有的紀檢監察機關在形態運用時脫離案件事實,過于強調違紀黨員干部的主觀態度,忽視了案件事實的重要性。有的在如何結合本地區本部門本單位實際開展過程評價和深度評價等方面缺乏系統思考,對如何把形態運用深度融合到業務考核中缺乏深入把握。

  內部銜接配合不夠順暢。一些地方的紀檢監察干部反映,所在監督檢查和審查調查部門在適用“四種形態”時的銜接配合不夠順暢。如,有的紀檢監察機關對監督檢查和審查調查部門處理問題線索的權限劃分不夠清晰,存在交叉重疊的情況,降低了線索處置效率,有些應當適用第三、第四種形態的問題線索不能及時向審查調查部門移送。

  提高思想認識把握政策策略

  要堅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把握政策策略。實踐中,有的紀檢監察干部容易陷入只強調某一種形態而忽視“四種形態”整體性的誤區,將“四種形態”運用割裂開來,特別是忽視運用第一種形態的積極影響和屏障效果。“四種形態”是一種政策策略,對追究黨紀責任、實施黨紀處分有宏觀上的指導和調適作用,具體運用時要堅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以事實和紀法這兩個定量為基礎,通過有效處置化解存量、強化監督遏制增量,最終實現政治效果、紀法效果、社會效果相統一。

  要準確區分違紀與職務違法、職務犯罪的認定界限。有黨員身份的公職人員違紀與職務違法在客觀行為上有很大的重合性,某些違紀行為與職務犯罪的界限模糊,導致行為定性存在困難,影響形態精準運用。這就要求紀檢監察機關綜合考察全案的事實、性質、情節,以及被審查調查人認錯悔錯態度和案件其他特殊情況,具體分析、綜合考量。這其中,尤其要加強對審查調查和司法實踐的分析研究,明確第三、第四種形態政策界限,運用第三種形態要體現把監督挺在前面的要求,對于嚴重違法犯罪的,必須果斷運用第四種形態處理。

  要通過持續深化“三轉”消除慣性思維。提升實事求是運用“四種形態”的本領,要與持續推進更高水平更深層次“三轉”的要求相適應,要通過建立完善“四種形態”責任清單,把履行主體責任、監督責任貫穿于日常監督管理和違紀違法問題審查調查全過程,切實解決當前一些紀檢監察機關督促推動黨委(黨組)運用“四種形態”管黨治黨意識不強、措施運用不力的問題;切實扭轉一些地方存在的不合理政績觀和考核指標,重辦案輕監督、重懲處輕教育的思維慣性和路徑依賴;切實推動一些紀檢監察機關對政治生態研判更加全面準確,有效做到與黨委及其職能部門的統籌協調和銜接配合。

  堅定穩妥運用“四種形態”

  堅持落實主體責任與監督責任相統一。要壓實各級黨委(黨組)管黨治黨的主體責任以及書記第一責任人責任,督促黨委(黨組)領導班子及其成員從嚴監督管理干部,推動監督關口前移。要發揮考核指揮棒作用,建立“四種形態”責任清單,將運用“四種形態”情況作為各級黨委(黨組)履行主體責任、紀委監委履行監督責任考核的重要內容,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壓力層層向下傳導。要強化責任追究,把落實“四種形態”情況作為對領導干部問責的一項重要內容,對管黨治黨主體責任缺失的,對全面從嚴治黨政治責任落實不到位的,堅決追究責任。

  堅持管住“大多數”與懲治“極少數”相統一。要堅持嚴管就是厚愛,處理好“樹木”“森林”的關系。要把落實“四種形態”要求與問題線索處置方式相對應,對問題線索嚴格分類處置,動態把握減少存量與遏制增量之間的關系。要有效發揮第一種形態的屏障作用和教育作用,經常開展談話提醒、批評教育,防止苗頭性、傾向性問題演變為違紀問題甚至違法犯罪問題。要深刻理解反腐敗斗爭取得壓倒性勝利與形勢依然嚴峻復雜的辯證統一關系,把“嚴”的主基調長期堅持下去。對于嚴重違紀且涉嫌違法的黨員干部,要果斷立案審查,涉嫌犯罪該移送司法機關處理的,絕不能手軟。

  堅持實事求是與寬嚴相濟相統一。“四種形態”的運用必須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不能主觀片面,不能隨意放大或縮小。要始終聚焦政治監督定位,緊扣案件的政治責任和政治影響,結合全面從嚴治黨大局和當地政治生態綜合考量,對違背中央大政方針政策、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和重要戰略部署不力、搞“七個有之”以及破壞黨內政治生態等重點問題,從嚴把握、從嚴處理。要嚴把案件事實關、證據關,把握好定量與變量的關系,在嚴格把握事實、紀法兩個定量的基礎上,重點把握被審查調查人對組織的忠誠度、接受組織審查的態度這個主要變量,對照紀律法律法規中的從輕處理規定,審慎做出分析判斷。對于寬嚴的把握應當堅持實事求是,要確保寬嚴有據、寬嚴有度、錯罰相當,確保政策效應得到充分釋放,努力實現政治效果、紀法效果、社會效果有機統一。

  堅持全案考察與個別權衡相統一。在個案處理上不能搞主觀片面,防止脫離當地政治生態和案件處理整體情況隨意放大或縮小,防止個案處理完全背離當地同類案件處理的紀法尺度而出現畸輕畸重現象。同時,要堅持“兩點論”與“重點論”相統一,在確定適用何種形態時,要綜合考察全案的事實、性質、情節,案件涉及多人的,要綜合考慮每個人在違紀中的作用,抓住被審查調查人的主觀態度這個重要變量,注意定性量紀的均衡性。

  堅持靈活運用策略與程序規范運行相統一。黨委(黨組)、紀委監委要繼續抓好頂層設計,明確“四種形態”具體適用情形、政策界限、處理標準、程序要求等內容,并通過公布指導案例等形式,為基層扎實做好監督執紀執法工作提供方向指引和業務指導。紀檢監察機關要認真總結分析“四種形態”統計數據的發展趨勢和總體成效,深入研判區域政治生態,充分發揮“四種形態”作為一種政策策略,對追究黨紀責任、實施黨紀處分的宏觀指導和調適作用,確保政策策略綜合運用的最佳效果。同時,要嚴格執行監督執紀工作規則、監督執法工作規定及配套制度有關程序性要求,強化內部監督制約,對于形態運用中從輕、從重情節的把握,嚴格執行集體決策機制,嚴格履行請示報批制度,避免案件處理主觀隨意,堅決防止“燈下黑”。(中國紀檢監察報理論周刊與中國紀檢監察學院黨建教研部聯合課題組 課題組成員:宋振策 胡楠)

英超直播免费